交易登錄 機構理財 私人財富 指數投資 華安未來 客戶服務


翁啟森:持續打造基于平臺的基金超額收益能力
2019-10-15 08:53:25 來源: 點拾投資 字號:

導讀:今年以來A股市場有一個重要特征,無論是偏成長的TMT還是偏價值的消費品,都出現了明顯的Alpha行情。無論什么風格的投資者,只要具備捕捉超額收益的選股能力,都能在今年的市場環境中獲取較高的回報。


我們看到華安基金今年以來投資業績出現了百花齊放的特征,主動偏股基金中,截至9月24日,1只產品收益率突破 80%;7只產品收益率突破60%;19只產品收益率突破50%;23只產品收益率突破40%。業績突破50%的19只產品分別由13位不同的基金經理管理,價值、成長、均衡、消費、科技,多線涌現亮眼產品。業績全面爆發的背后究竟有著怎樣的故事?我們就此訪談了華安基金副總經理、首席投資官翁啟森(以下簡稱Jason)。


事實上,我們在去年也訪談過Jason,他當時就提到要通過打造高效能高匹配的投研團隊,讓基金經理發揮自己的能力圈,從而為持有人帶來長期可持續的超額收益。Jason強調,一個好的投研平臺必須是多元化的,可以包容不同的投資風格。同時,通過塑造良好的投研文化以及建立強大的研究平臺,才能夠最大限度地發揮投研團隊中所有人的智慧。


超額收益來自能力圈的深耕細作


1. 朱昂:我們去年差不多這個時候也和您做了一次訪談,當時您就提到華安基金投研平臺的包容性和多元化,今年我們也看到華安基金不同風格的產品都在市場上名列前茅。您覺得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Jason:從宏觀背景出發,中國資本市場開始展現它多元化的生命力,而不是受單一共性的特征所影響。我們今天看到,A股市場不是一個市場,而是由多個市場構成,這包含了各種投資風格和行業的不同周期。


中國資本市場很大,不同的企業,面臨全然不同的生命周期、競爭格局、外部環境等因素。有依靠成本優勢取勝的傳統行業,也有處于全球產品創新的新興產業,甚至金融板塊里面的銀行、保險和券商,都處于完全不同的競爭格局。沒有一個人可以全面覆蓋不同商業模式、不同產業周期、不同行業格局的企業。基金經理與其什么都抓,不如精耕細作自己的能力圈,將自己的投資理念和方法運營到極致。


華安基金努力打造不同風格的投資團隊,讓他們在其特定的優勢領域精耕細作,以期捕獲屬于他們的超額收益。每一個基金經理只要做自己擅長的事情,精通一兩種“武器”,專注自己最擅長的領域并且做到極致就可以了。我們團隊中有人擅長消費品、有人擅長成長股、有人擅長絕對收益。只要足夠專注,在中國這么大的市場里面,你一定能找到符合你投資風格的公司,構建你自己的投資組合。
 

2. 朱昂:您主張專注力是一個基金經理超額收益的來源,通過讓基金經理專注于自己的能力圈,最大化保留每個人的超額收益?


Jason:作為專業的機構投資者,我們必須給投資者創造超額收益,并且控制組合的投資風險。每一個投資體系中的風險和收益特征都是不同的。比如你之前訪談過我們的成長股風格基金經理胡宜斌,他面對的是一批波動性天然比較高的公司,他始終在思考的問題是,怎么在高波動的成長股里面,在嚴格控制風險的前提下,選出具有超額收益的公司。但是換到消費品領域,又是另外一種模式,行業中公司的風險和收益風格特征又不一樣。


華安基金投研團隊始終不斷在強化每個人對于其專業領域的認知并力爭做到極致。我們必須要比大部分同業有更敏銳的嗅覺,更能提前發現價值,才能創造長期可持續的超額收益。


你看中國每一個品類、每一個產品、每一個定位,所處的行業周期是不同的。從好的方面來看,市場空間足夠大,不同行業里的優秀企業,都能在如此巨大的市場面前展現其生命力。作為專業投資者,我們時刻都要思考如何去挖掘被低估的價值。


投資中的“隱藏價值”也有不同的類型。一種是靜態的價值,并沒有被市場所挖掘。另一種是動態的價值,市場并沒有真正理解其長期價值。不同的投資方式,會有不同的價值發現模式,也對應到不同類型的成長股或者價值股投資方式。


3. 朱昂:華安的投研團隊,如何支撐不同類型基金經理的研究需求呢?


Jason:是的,華安今年百花齊放的投資業績,應該還要歸功于強大的研究平臺的支持。就價值發現而言,我們非常看重一個公司內部的治理結構、商業模式、核心團隊等等。我們的研究團隊將重心放在對于企業內在價值的挖掘上,而非尋找短期的催化因素。


華安基金對于研究員的要求非常高,我們要求自己的研究員要比外部券商分析師研究得更深入、更前瞻,并且能進行獨立的判斷,這樣才能先于別人找到好的公司,實現獨特的價值發現。
 

做好深度研究 才能在“恐懼中貪婪”


4. 朱昂:華安基金如何通過深入研究,提前布局了今年具有超額收益的品種?


Jason:我們今年在消費和科技領域都做到了提前布局。消費品方面,我們布局了白酒、豬肉、旅游、機場以及一些新消費形態的公司。中國的消費市場足夠大,新老并存。有周期性特征的豬肉、有時間越長越值錢的白酒、也有新生活形態發生變化帶來的機會。比如大家都沒時間做飯了,那么做半成品的食品公司需求就很大。我們還看到了消費升級帶來的奢侈品回流。機場和旅游部分公司都是受益于這個趨勢。


科技方面,我們對于5G早已提前布局,去年在底部買了某通訊設備龍頭企業。今年我們也是延續5G的布局,高度關注科技產業鏈的演繹和變化。


深度研究是我們敢于在悲觀中布局的重要前提。特朗普對華為實施打擊的時候,市場從失望到悲觀,我們卻在尋找中國科技行業的機會。從去年的中興事件到今年的華為事件,我們都在市場灰心喪氣的時候,看到了產業鏈背后的生命力以及隱藏的投資機會。


實際上在遭受打擊前,華為早就提前做好了準備,供應鏈已經開始去A(去美國化),增加C鏈(增加中國化)。通過華為重新構建的生態鏈,我們發現了重大的投資機會。華為作為全球前三大IC采購的科技公司,誰能進入其供應鏈,未來就可能會變成一個很強大的企業。


我自己是半導體企業出身,又有二十年科技產業的投資經驗,對于整個科技行業產業鏈出現的變化,會比較敏感。過去幾十年半導體行業發展的范式,也是伴隨著供應鏈一步步地產生區域興衰的變化,從最早的美國,到后來的日本,再到臺灣、韓國和亞洲四小龍,以及今天的中國,這就是半導體最經典的范式轉移(Paradigm shift)。


當年臺灣半導體崛起的經驗,也讓我能快速發現特朗普打擊華為的舉措給中國企業帶來的商機。這就是為什么華安基金在華為事件后,快速布局了這一條產業鏈。別人看到的是風險,而我們看到的卻是巨大機會。


5. 朱昂:華安基金非常敏銳地把握了華為事件帶來的投資機會,當時有沒有什么事件佐證了您對5G的判斷?


Jason:一個重要的佐證是臺積電六月營收的數據。當時驚訝地發現7納米芯片有大量訂單,我們立刻就去查到底是什么企業在下單,發現一批訂單是來自華為的。基于臺積電在5G芯片訂單的大量涌現,我們判斷5G手機明年會進入爆發期。畢竟,目前全球只有臺積電有能力做好5G芯片,三星的5G芯片良率還很低。我們還看到包括海思、超微、賽靈思、聯發科等一大批公司都在大量運用7納米的5G芯片。這也驗證在5G基站爆發后,5G手機將進入爆發期。


對于臺積電,我們一直做深度的跟蹤。這是臺積電過去10年第二次大幅提高資本開支,這在歷史上都是很罕見的。臺積電過去三年沒有提過智能手機,這一次提出智能手機,說明5G手機爆發力會很強。


從科技股投資的節奏看,芯片一定是領先的。于是我們把5G的配套、模組、PCB面板等都看了一遍,全面分析和挖掘全產業鏈的投資機會。就這樣,我們大TMT團隊嗅覺靈敏,比較超前地找到了產業鏈中會先受益的一批公司進行布局。我們整個投研團隊是要求具備國際化視野能力的。


6. 朱昂:很少有國內投資者能從臺積電數據中挖掘到A股的投資機會,這是不是受益于華安基金TMT團隊的國際化視野?


Jason:華安投研團隊是具備國際化視野的。TMT行業的產業鏈一直是全球化的,你需要了解不同公司在產業鏈中的位置,以及公司自身的能力,才能把握投資機會的爆發。


當然,對于臺積電的變化,我會更加敏感。因為自己就是從臺積電出來的,比一般人更能理解那些數字背后的含義。通過觀察運營數據的變化,大致能發現背后產業鏈的重構,許多關鍵信息都隱藏在細節里面。


華安對研究員一直強調做深入研究,關注行業的各種變化,從科技產業周期中去挖掘投資機會。這一套打法,自己過去已經演練很久了。


做投資還是要跟產業草根的變化緊密結合在一起。這一次科技行業的產業鏈重構,會給中國企業帶來巨大的機會。


A股之前有某家IC設計公司上市,我們也是在底部買進了很多,浮盈了150%以上。投資這家公司的時候,我們還把其美國競爭對手、上下游供應鏈、在華為內部的反饋都研究了一遍。這就是深入的行業比較研究的做法。


資本市場提供的空間是很大的,但是你必須有足夠強大的研究能力去匹配這些機會。我其實對于美國的去全球化一直很關注,這對未來投資的挑戰會很大。從全球供應鏈角度,會增加很多變數。以前生產鏈一體化,現在是碎鏈時代。大企業現在必須考慮產業鏈去中心化,不能集中在一個基地生產,可能美洲有制造廠,亞洲也有,歐洲也要有。
 

堅持建設多元化的投研平臺


7. 朱昂:去年的訪談您提到了基金經理投資風格要穩定,把正確的人,放在正確的位置上。目前華安基金內部對于基金經理是如何進行分組的?


Jason:海外資產管理公司主要會對三大風格進行分組:成長、價值和均衡。我們內部投資團隊的分組也基本采用了這種方式,形成了核心價值、科技成長、均衡配置和絕對收益四大投資小組。


這四大投資小組,對內匹配基金經理的超額收益能力,對外匹配用戶對于不同產品風險和收益特征的需求。比如科技成長就屬于相對高波動、高收益的產品。這也符合華安基金一貫以來研究實力上的稟賦,我們在科技股的研究和投資上,一直還是做得比較好的,長期的超額收益也比較高。


目前我們投資團隊比較具有代表性的分組是:以楊明和王春為代表的核心價值組,以陳媛、謝昌旭、王斌為代表的消費主題組,以胡宜斌、崔瑩、李欣為代表的科技成長組,以及以蔣璆為代表的絕對收益組。同時萬建軍領導我們的研究平臺組,為基金經理投資提供“子彈”。


華安這幾年,無論是價值風格、消費風格、科技風格、還是絕對收益的產品,都取得了非常不錯的收益率。不同的產品模塊,對應不同需求的投資者,這些產品本身有很明顯的特征,在任何時候,產品風格都盡量不發生漂移。


相比海外,國內資產管理行業最大的問題是,基金經理投資風格的不穩定,導致了收益率來源的不穩定。華安基金作為一個大型的資產管理公司,我們倡導的理念是基金經理的多元文化,為不同需求的客戶,提供匹配他們風險收益特征的產品。


市場是一直在變化的,有時候成長型選手會勝出,有時候價值型選手會勝出。我們希望做到的是,當不同風格來臨的時候,我們都有比市場相對應更優秀更杰出的基金,而且這幾年我們的確做到了這一點。


8. 朱昂:我們去年訪談,您也強調了基金經理風格和產品特征的匹配,通過構建多元化投資平臺,讓華安每年都會有代表性的產品被市場認可。作為投資總監,您覺得過去這一年您是怎樣幫助基金經理做到這一點的?


Jason:作為投資總監,我不會對基金經理的投資進行過多的干涉。我主要做兩個事情:1)鼓勵基金經理做自己擅長的事情,讓其風格和產品特征的對接更加匹配和有效;2)提高投研溝通的效率,讓不同風格的基金經理都能從研究部獲得充足的“子彈”。


在基金經理的管理上,我盡可能在基金經理的低谷期,給他們“雪中送炭”。比如胡宜斌剛做基金經理的時候,正好遇到成長股大幅回調,對他的打擊比較大。自己因為經歷了好幾輪周期,知道這是一個優秀基金經理成長中必定遇到的問題。這種時刻,我會盡量給他足夠的空間和包容,去挺住他對投資的信心。


很多時候,短期業績不理想并非基金經理的能力問題,而是跟市場風格不匹配。這一切,只有經歷了足夠長的時間才能真正體會。


在研究團隊的管理上,我們的要求比較高,希望不同風格的基金經理都能從我們研究平臺中得到符合他們需求的研究支持,這就需要同時實現研究的深度和廣度。


去年訪談中我也提到,華安研究團隊分為五大小組:宏觀策略、周期、先進制造、消費和TMT。我們會橫向和縱向提高投研的效率。縱向意味著研究小組對個股更加深入的跟蹤。橫向則是不同研究小組對某個投資主題的協同研究。


9. 朱昂:去年訪談時也感受到翁總對于產品設計和創新的重視,有了不同風格投資小組的超額收益能力,以及研究平臺高效率的支持,就可以在產品創新上設計出更多符合中國家庭需求的產品,對嗎?


Jason:華安基金的產品設計在國內是非常多元化而又有競爭力的。因為我們的投研團隊能把投資模塊化,基金經理對于自己風格有清晰的認知和定位,我們就能夠為不同需求的客戶提供符合他們要求的優秀產品,無論你的要求是低Beta還是高收益,去找出基于價值的Alpha。


我們的絕對收益產品,也是根據過去幾年對于資產荒的思考進行設計的。這種產品的特征是控制下行風險,不做太激進的配置,為客戶提供比銀行利息高一倍的收益率。伴隨著剛性兌付打破,大量的銀行理財資金需要尋找穩定收益的資產。我們認為這種產品背后的資金需求會很大,可能比價值和成長風格的基金需求還要大。


如果是我自己,也會很喜歡這種產品,要求不多,能超越通脹及銀行理財產品的收益就行。


包容性背后是統一的團隊文化


10. 朱昂:投資風格的多元化以及高效率的研究平臺,背后一定是內部文化的統一,您怎么看華安投研團隊的內部文化?


Jason:不同風格的基金經理應該彼此互補,而不是互相競爭和對抗,這背后確實需要統一的團隊文化和內涵。


對于我們的投研團隊,我內心是非常感激的。我覺得我們內部文化最重要的一點是低調內斂的氣質。無論他們的業績做得多么出彩,為人都是謙遜低調的。我們這個行業幾乎每一年都會涌現各種各樣的明星基金經理,有些超級明星容易志得意滿,其實我們都知道,業績好很大程度來自時代給予的機會。


我們作為專業的資產管理人,最需要感謝的是時代給予我們的機會。華安的投研團隊,無論什么風格,內部都互相認同,真誠謙遜。這一點非常讓我放心。


11. 朱昂:能夠實現投研文化的統一,很大原因是否在于您花了很大精力在研究員和基金經理的內部培育上?


Jason:的確,能夠進入我們這個行業的年輕人,都是國內最頂尖學校畢業的學生,都是屬于最聰明的一批人。這些人在年輕的時候多花點時間打造自己的研究能力,長期看會有很大的價值。


我們對于研究員的內部考核非常嚴格,研究員做重大推薦的時候,一定要做模型,推薦的邏輯需要通過模型體現,要有可驗證性。


從研究員到基金經理,我們會有一個比較長的孵化期,希望他們是在準備比較充分的時候才開始做投資。這幾年我們從研究員培養起來的新基金經理表現都很好,比如消費品基金的陳媛,就曾經在平臺做了很長時間的研究員。


其實年輕人不要太急于求成。有人說,人一輩子上天一定會給你六次機會。做好準備,打好基礎,只要你有實力,機會來臨時你能把握住,就一定會找到你生命中最榮光的部分。


中國改革開放以來,經濟發展速度太快了,人很容易浮躁,每個人都急于抓住自己成長和爆發的瞬間。但過去幾年,你就算爆發,如果內功不扎實,到后來也會變成泡沫。可持續性其實才是投資行業更重要更珍貴的特質。


華安基金希望打造業績可持續的投研團隊,能夠經受逆境考驗的基金經理,以及堅定不移深耕價值的研究員。


最終,資產管理是一個“以人為本”的行業。作為一家全平臺的資產管理公司,華安基金堅持不懈地構建基于平臺的基金超額收益能力。對研究員而言,我們通過嚴格的內部培養持續打磨他們強大的研究能力,對行業要有深入前瞻的理解。對基金經理而言,我們著力打造基于他們能力圈的超額收益能力。始終相信,只有通過構建一個開放多元的平臺,通過持續打造基于每一個人的競爭力,我們的投研團隊才能為持有人創造長期可持續的、多元化的超額收益。

20选5偶数走势图